江苏市癫痫医院有几家

2017-11-22 06:38

首页 > 山西日报 > 01
分享到: 评论:

    

浙江哪家治疗癫痫效果好,安徽看癫痫病专科医院,江西原发性癫痫能治愈吗,安徽医院癫痫专病排行,杭州治疗癫痫专家排名,江苏有哪个医院能治疗癫痫病,南京医院癫痫专病哪家治疗专业,上海治癫痫大概要花多少钱,江苏中成药可以治疗癫痫吗,江西哪所医院治癫痫病好

  原标题:36岁孕妇服毒自杀 死者家属怀疑欠债因沉迷“红包赌博”

  11月12日,内江市威远县连界镇36岁孕妇叶某在将3岁儿子托付给婆婆,留下一句“自己在外欠了七八万元债”后,喝下一瓶农药自杀身亡。其去世后,警方发现她生前笔记本记有12家网贷公司名字,家人也相继接到多家网贷公司催收电话,甚至有的还以孩子相逼,为此家人怀疑她生前可能遭遇网贷催收“恐吓”。

  11月19日,成都商报记者从叶某家属处了解到,此事经报道后,家属接到的网贷催收电话明显少了,每天最多还有两三个,甚至有催收公司在了解到叶某已服毒身亡后称“钱不要了”。家属还发现,叶某在去世前不久申办的一张信用卡透资了近2万元,并在亲戚处还有欠债。尽管目前尚无叶某欠债的明确原因,但家属回想叶某生前所为后推测,叶某之所以欠债,很可能是因为生前沉迷于微信群和QQ群的“红包赌博”至少一年多。

  目前,当地警方仍在调查处理此事。

▲叶某家属以叶某的名义与名为“金汇金融”的网贷公司催收人员微信聊天记录截图

  11月19日,是叶某儿子3周岁的生日,家人给他过了生日,舅舅还特意给他买了一个蛋糕。小孩十分高兴,家人在他面前根本不敢提及“妈妈”两字。

  “打来电话催账的,少了很多,比最初平静多了。”叶某的丈夫李某说,在成都商报客户端16日报道此事前,他和家人深受其扰,还有网贷公司在催款时以孩子相逼,“恐吓”他们。但16日晚起,他们接到的网贷公司或催款公司的催款电话便明显少了,每天最多两三个电话,但对方都比较客气了。“之前‘恐吓’我们的那家公司的人,再也不打电话和发信息来了,我们给他打电话过去,他也不接了。还有几家之前催款的也不打电话来了,应该是他们看到了报道。”

  李某说,在最近3天接到的六七个催款电话中,还有一家催款公司在得知他妻子已自杀身亡后,表示“钱不要了”。“有一家还说,只让我们还本金,不要利息了,但他们都不提供借款凭证。”

▲李某收到的短信

 

  对于叶某为何欠债,到底欠了多少钱,家属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。叶某住所附近的居民对于此事,也不愿提及。据李某介绍,18日,当地警方对叶某生前接触过的部分人进行了调查走访,但至今暂无进展。

  李某还说,除了此前接到的网贷公司催款电话称叶某在网贷公司欠了钱,家属在清理叶某遗物时还发现了一张信用卡。在料理完叶某后事后,家人前往银行查询发现,该信用卡于今年9月办理,10月20日透支1.94万元。此外,他们还了解到,叶某去世前三四个月内,还挪用了婆婆借出去的5000元,向大姑借款4000元,并向其他亲戚借了几千元。但在事发前,叶某都让他们不能告诉她的家人,所以李某及叶某的父母等都不知道情况。这也得到了叶某父亲的证实。

  回想过去两年多妻子的行为,李某认为,妻子之所以欠债,很可能是因为生前沉迷于微信群和QQ群的“红包赌博”。“去年和前年,她爱打麻将,但最多打5块,输赢应该也不大。”李某说,尤其是前年,妻子不仅将家中1.4万元存款用了,他每月4000元左右的工资也基本“月光”。“但当时娃儿小,要吃奶粉,消耗也大。我在2016年初从新疆打工回来后发现他打牌数钱后,便开始自己拿着工资,每月给她2000块生活费。”

▲叶某家属接到的催收电话

  “去年一年,我都在新疆打工,但我和岳父都在劝她少打牌。”李某说,但在今年初春节回家时,他突然发现妻子经常拿着手机抢红包。春节期间,妻子声称是在亲戚群抢红包,但同在亲戚群的他却经常收不到红包。向亲戚等了解后,他被拉到了一个有一两百人的微信“红包群”,发现妻子在其中。“红包群就是别人发一个红包,然后设一个尾数,抢到红包且中了尾数的便罚红包总额1.5倍的金额给发包人。比如发红包的人发一次红包,分为5个,总额30元,设置尾数7,抢到尾数7的人,便罚45元给发包人。”

  “当时,她抢的红包都是10块或20块的,输了便罚15块或30块。”李某说,发现妻子在玩“抢红包”后,他也试着玩了一会儿,但抢了几个红包,他便输了500多元。“我认为这就是‘红包赌博’,所以赶紧退了,也让她不要玩了,但她说自己不打牌了,而且就在春节期间玩几天,抢点小的,即使输也输不了多少钱。”

▲叶某家属收到的短信

  然而,随后几个月,李某发现,妻子并没有从“红包群”中退出来。“我长期在外面跑,每次回家都累得想睡觉。”李某说,但他仍偶尔发现妻子在玩“红包赌博”,而且妻子不止一个微信号,曾用家中老年人的手机号注册微信号,玩“红包赌博”。然而,妻子手机不离身,他也看不到妻子到底“玩多大”。“每次劝她不要玩了,她都说只抢小的,或者说今后不玩了。所以,我也不知道,她玩红包到底输了多少钱。”

  李某的姐姐曾和叶某在同一个“红包群”内,李某说,一年多以前,她被拉入“红包群”时,发现叶某在其中。“我也玩过,但自己的钱够用,没有在外面借钱。”李某的姐姐说,叶某当时在群内都抢一些“小红包”,但比较疯狂,有时凌晨三四点了,都还在“抢红包”。叶某发现她也在群内后,还曾几次让她将其拉入其它“红包群”,但她并未同意。“之后,她便开始换微信号耍,这都是我通过朋友知道的。”

  “有的红包群,一天就要被封,所以玩‘红包赌博’的都是经常换群。我之前把这些群退了,所以也不知道她的具体情况。”李某的姐姐说,但18日晚,她认识的一个人得知叶某去世后,主动将叶某此前发给他的“红包罚金”明细给她看了。“就是那人发了红包,我弟媳妇抢了后输了,返还给他的。我看了下,很长一串,最小的一笔75元,多的150元,但不清楚具体有多少。”

  但由于李某称对方不愿露面,成都商报记者也未能进一步了解情况。对此,李某及李某的姐姐都认为,叶某之所以欠债,很可能是因为生前沉迷“红包赌博”。他们说,这一切,都需要公安机关调查后才能确认。“她欠债肯定有原因,但我们现在最想知道的,就是她在自杀前,到底有没有被催债的‘恐吓’。”

责任编辑:柳龙龙

相关链接

推荐阅读

生活资讯
专题
杭州正规医院癫痫专病

山西内陆杭州中药医癫痫病怎么样

视频/ 杭州哪里治癫痫比较好
新晋界江苏癫痫病医院有哪些